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萌以载道

我这标题起得怎样。

 
 
 

日志

 
 
关于我

我把音乐盒提上来了,方便你们在它响之前关掉。另外顶区那张小灿的图好帅啊。

网易考拉推荐

粗俗地记一件异常粗俗的事  

2011-01-30 21:43:0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至提笔,我还是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写出来。因为真的很粗俗,但想想还是半推半就地开始写了,我尽量写得客观点就是。
昨天,嗯,2011年1月21日,下午,六点左右的样子,我去饮水机打水,正当我装好三分之一杯暖水打算再加三分之二杯热水是,我身边发生了一下的一幕。
“打X死你啊啦!(信不信我打X死你)”是一把普通的男声。因为这还算不上奇怪的对话,刚开始时我并没怎么注意。
“我先唔想被你呢只打X打死。(我才不想让你这大X打死)”说这句的竟然是把女声。
我立马打了个寒颤,转头看看到底是哪位女性竟豪放得如此自信。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长得相对于本校一般女生显得牛高马大的健硕短发女性,而正和她友好地玩“以X造句吧!”游戏的是一个比她更高但不见得比她强壮的粗框眼镜男性。
“你呢只死大X。(你这个死大X)”游戏依然在进行,这次轮到眼镜男性造句。
“你呢只死狼X。(参考上一括号)”健硕女性依然V5。
“信唔信我一樽热水陆死你啊啦?(你信不信我用这瓶热水烫死你)”眼镜男性的这句提示我们游戏即将从知识问答部分转向动作挑战部分。
而健硕女性并不说话,而是异常自信地拿着水瓶摆开架式。游戏似乎一触即发。
此时(其实应该是那时)的我,拿着我的水杯站在他们二人的连线的垂直平分线的其中一点上,一脸严肃地进入了观戏模式。
“喂,你地米阻住人地斟谁啦!(你们不要妨碍别人打水了)”是另一把女声,她一直都在旁边的水龙头旁洗杯,并不时发出笑声表示对两位选手的表现的肯定。之前一直不提她是因为她对剧情的推动作用到现在才显现。而她说的“别人”,当然就是指我了。
于是二人让开,我也顺势打好了热水。虽然动作挑战部分进行不了,但二人分开后继续意犹未尽地用X组词造句,形式之生动、意义之丰富,着实让人大感情何以堪。
如果是因为我导致汝二人做不成游戏的话,我表示抱歉和遗憾。
文中出现多个X,这X是同一个字,是粤语粗口中一个常用字,和“马勒戈X”中的X同义,说白点就是相当于普通话中的B(拟音),再说白点就是粤语中对女性生殖器官的粗俗叫法,再说白点……不好意思,真的很白了。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比起故事本身,我们更应该看看故事背后的东西。
该男性有如此粗俗的行为本身并不算很异常,理科班嘛,会有各种压抑是正常的,宣泄一下也不为过。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他的宣泄方式,但如果是的话,我会觉得这个人比较可怜,可怜得鸭梨只能靠讲粗话来宣泄了,讲粗话本来也没什么,毕竟人人都有七情六欲,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得不讲粗话的时候。可是这个人在整件事中确实表现得很失态。这种事就像之前我看见几个高二男性在女生宿舍门前调戏一个高二女性一样,真可怜啊,他们。
而这个健硕女性的行为应该更为失态,因为她应该没有该男性那么多压抑,而她说起粗话来却如此自信如此毫不犹豫。这只能说明他是主动地、积极地、迫切地想讲粗话。一般来说女性应该不会这样吧,可是实际上她们说的粗话也并不比男性少多少,我有次在饭堂听见过某高二女性面带微笑语气欢欣明快地对她的女伴说:“死XX(二字名词)我X(动词)你只X(这个X同前文一直提的X)。”
于是这个就是我们一直提倡的“素质教育”所取得的突破性成果。好吧你们赢了你们就欣慰个够好了。我完全输了,输得我都不知道怎么结尾好了。
就此搁笔吧。也写了不少了。


 

2011-1-21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